叙利亚的毁灭与困难重重的再生

叙利亚新一届总统大选在2021年5月26日举行,投票率约78%,现在总统巴沙尔.阿塞德以95.1%的选票连任,接下来的7年将是其第4任任期。

今年2021年是阿拉伯之春10周年,10年前的叙利亚在阿拉伯之春浪潮鼓动下,人民起来示威游行可求达到自由民主及改善经济,结果受到叙利亚政府军残酷。之部族与各武装势力起来武装对抗叙利亚政府军,自由叙利亚军、盖达组织、伊斯兰国、海外圣战士、库德族、土耳其、俄罗斯等全部投入这场血腥残酷的战局。

10年之后,虽然伊斯兰国由鼎盛时期几乎将叙利亚及伊拉克灭国,到受到国际联军围剿而惨遭灭亡,但做为主战场的叙利亚早已面目疮痍,阿拉维斯至少有3分之1的领土还在武装团体或外国势力控制下。

2600万叙利亚人口中约有500万成为逃亡海外的难民,分别流散到约旦、黎巴嫩、土耳其、伊拉克、约旦、欧洲各国,另有800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即使到战事停歇的今日也难以返家。10年前难民逃离家园躲避战火与政府军的攻击,10年后总统大选一看还是阿塞德继续当选,相信这数百万难民心中线年血腥杀戮,结果一切都没变。

叙利亚其实是世界文明起源的地点,最古老的腓尼基人、西台人、亚述人、巴比伦、埃及、波斯、亚历山大希腊、塞琉古王国等都在这里建立过统治。西元7世纪伊斯兰教兴起,西元661年叙利亚的大马士革成为先知穆罕默德手下大将穆阿威叶建立的倭马亚王朝(白衣大食)的首都,一直到西元750年才被阿巴斯王朝的巴格达取代。

但叙利亚一直是一个贸易、文化、农耕都十分发达的地区,但也都是各方强权势力有意抢夺的地方。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叙利亚脱离鄂图曼土耳其帝国统治,与黎巴嫩一起成为法国委任统治地,1946年叙利亚正式独立,定都大马士革。在接下来的1948年以色列独立战争、1967年6日战争、1973年赎罪日战争中,叙利亚都大规模地动员全部军力参与历次阿拉伯联军,对以色列动武,但是可以说每次都战斗激烈、损失惨重却一无所得,反而将自己原有的戈兰高地(主要居民为德鲁士族)都被以色列占领去,虽然国际社会不承认军事占领的法律效力,但以色列已经在2020年美国川普总统承认下正式兼并高兰高地,而在1967年迄今的54年时光里,以色列想尽办法在戈兰高地上开发、移民、屯垦、兴建基础设施与军事防御工事,加上目前叙利亚虚弱的实力,想要回戈兰高地恐怕是遥遥无期的事。

叙利亚历史上另一个不智的举动就是入侵黎巴嫩。1975年黎巴嫩境内各教派开始进入全面内战,逊尼派、什叶派、基督教马龙派、德鲁士族、巴勒斯坦难民、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武装,隔年1976年叙利亚在基督教马龙派政府邀请下开始驻军黎巴嫩干预内战,1982年起还有以色列军介入黎巴嫩内战,情势就是一团乱。叙利亚驻军面对黎巴嫩各宗教教派相互血腥冲突也无计可施,但对于向来视黎巴嫩为叙利亚一个省,不承认黎巴嫩为独立国家的叙利亚来说,驻军在黎巴嫩就是甚具意义的事。叙利亚的驻军一直到2005才正式撤军,叙利亚也才放弃对黎巴嫩的野心,反而叙利亚内战后数十万名叙利亚难民逃至黎巴嫩居住,真是风水轮流转。

叙利亚阿塞德政府是以少数的什叶派支派阿拉维派(Alawi)族群来控制绝大多数为逊尼派的国民,因此从其父亲老阿塞德(Hafez Assad)开始就经常以强硬或残暴手段叙利亚国内的异议份子,甚至曾经屠杀整个城市的居民,其残暴作为与海珊在伊拉克屠杀自己的库德族国民是一模一样的。因此在叙利亚境内一直存在极强的离心势力,尤其以北方阿勒波最为反阿塞德,也因此被政府军打击杀戮最重。

在叙利亚内战开始后,许多反阿塞德的势力团结在一起于2012年11月11日在卡达首都多哈成立了“叙利亚反对派与革命力量全国联盟”,作为叙利亚临时政府的存在,这个联盟已经获得GCC海湾国家理事会成员(沙乌地阿拉伯、卡达、巴林、阿联、科威特、阿曼)与阿拉伯国家联盟、土耳其、美国、英国、法国、澳洲、比利时、卢森堡、德国、荷兰、挪威、丹麦、西班牙、欧盟等承认为叙利亚人民的合法代表。甚至向来受到叙利亚敌视的我国除了捐赠组合屋与人道救援物资给叙利亚难民外,甚至可以加入承认此联盟的行列,因中国是不可能承认此联盟,必须跟阿塞德政权走到底。

此外库德族以其敢死队(Pashmerga)英勇善战不怕死的精神,在叙利亚北部也打下一片天地,成立“北叙利亚民主联邦”面积5万平方公里,人口200万,也是阿塞德眼中钉。

叙利亚现在境内等于存在3个政府,阿塞德政府合法性已经受到相当程度的国际质疑。目前阿塞德政权等于沦为俄罗斯的保护国地位,只剩中国、伊朗等所谓邪恶轴心国家集团支持,因此阿塞德政府竟也承认阿布哈兹、南奥塞梯等俄罗斯单方面承认的俄裔政权。

今天的叙利亚在经历无数战争与屠杀后,已经成为一个落后破败国家,人民所得仅有1600美元,阿塞德政府军在10年内战消耗后已经由原本30万正规军降为15万。但是有俄罗斯驻军的支持,及及其他什叶派武装团体的支持,加上叙利亚军队中的士兵有95%是阿拉维派,职业军官更占了98%,因此这样被阿拉维派掌握的叙利亚军队仍步步跟随、效忠阿塞德政权,不离不弃,因为唯有掌握军权才能掌握一切,也才能让这个族群生存。

但是整个叙利亚的情况其实比起也是失败国家的黎巴嫩来说,是更为混乱的,国内城市断垣残壁、满目疮痍,一半国民沦为难民居无定所,国内所有基础设施与产业几乎皆毁于战火,缺水、缺电、缺燃料、缺工作,社会经济萧条无依,整个国家四分五裂,连何时可以开始重建都没有答案。田园荒芜,野兽嬉戏,行人绝迹,百业萧条。叙利亚的未来在哪里?又可以走向何方?有人说叙利亚最好的结果就是分成几块不同宗派分别割据,阿拉维、逊尼派、库德族、自由反抗军等等势力各自建国,也许是最有实践性的方案。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abkwj.com/,阿拉维斯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