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特敕令:法国开启宗教宽容的先河

1598年4月13日,为结束法国天主教和新教派胡格诺教间的宗教冲突和战争状态,波旁王朝国王亨利四世颁布《南特敕令》。

因在法国布列塔尼的南特城签署,故而被称《南特敕令》,又称为南特诏令、南特诏书或南特诏谕。

《南特敕令》宣布天主教为法国国教,同时规定法国全境有信仰新教(胡格诺教)的自由,胡格诺教徒在民事和担任公职方面,享有与天主教徒同等的权利,赦免教派冲突中的一切战争行为。

《南特敕令》的颁布,结束了法国天主教和胡格诺教之间的战争状态,使法国走上了近百年的和平发展道路,有利于法国的政治稳定、社会发展和王权的振兴。

《南特敕令》在法律上正式承认了每个人均有信仰自由,并给以切实保障。它是基督教欧洲国家实行宗教宽容政策的第一个范例,也是世界上近代史上第一个保证宗教宽容的敕令。

16世纪上半叶,欧洲宗教改革运动兴起,法国胡格诺教兴起。16世纪中期,胡格诺教迅速发展,赢得了法国南部大贵族支持,南方贵族希望通过支持胡格诺教,政治上与北方贵族分庭抗礼,并夺取天主教会的财产。

法国由此形成了互相敌视的两个集团,一方以南部地区纳瓦尔国王为首的胡格诺阵营,另一方则以王室近亲、大贵族吉斯公爵为首的天主教阵营。随着双方矛盾激化,宗教冲突演化为国内战争,史称“胡格诺战争”。

胡格诺战争持续近40年,由于双方势均力敌,战争前后的一系列和谈,始终没有停止。战争爆发前,法国太后卡特琳就曾派遣召集两派代表,在枫丹白露召开会议,倡导宗教宽容。

1562年1月,法国颁布敕令,首次给予新教徒白天举行宗教仪式的自由,但巴黎高等法院拒绝予以登记。1562年,天主教代言人吉斯公爵在瓦西镇杀死胡格诺教徒25人,胡格诺战争爆发。

1563年,《安布瓦斯敕令》颁布,给予胡格诺教徒信仰自由和指定城市举行宗教仪式的权利。1570年,《圣日耳曼敕令》颁布,胡格诺教徒首次获得了由他们自派总督的四个设防安全区。

1572年8月,法国太后卡特琳决定把女儿嫁给纳瓦尔国王亨利,实现和平,但由于大批胡格诺教徒追随亨利进入巴黎,引发天主教势力恐慌。8月23日到24日夜,天主教徒对巴黎的胡格诺教徒展开屠杀,因为正值圣巴托洛缪节,史称“圣巴托洛缪大屠杀”,纳瓦尔国王因临时改信天主教而幸免于难,双方战事再起。

1576年,法王亨利三世无法容忍吉斯公爵权势日盛,对其家族进行贬抑,自身实力受损后,向胡格诺教势力妥协,签署对胡格诺教有利的《博利厄敕令》。敕令虽然遭到国内天主教的强烈反对,但这些致力于和平的法令,成了天主教和胡格诺教的达成宗教和解的先声。

胡格诺战争后期,支持天主教的政治势力内部发生分歧。法国国王亨利三世与原本的敌人——胡格诺教的支持者纳瓦尔国王亨利结成联盟。不久之后,亨利三世被刺身亡,没有子嗣,法国的瓦罗亚王朝因绝嗣宣告终结。

按照惯例,最有资格继承王位的是纳瓦尔国王亨利。登上王位的亨利,就是亨利四世。但亨利四世即位之初,全国只有5个城市承认他的权威,当时法国的天主教人数占总人口的90%。为了赢得国民的政治支持,亨利四世决定改信天主教,他说了一句被后人世代相传的名言:“为巴黎而做弥撒,是值得的”。

1593年7月25日,亨利四世在圣德尼大教堂,正式宣布放弃胡格诺信仰。为了进一步调和矛盾,稳定人心,1598年4月30日,亨利四世签署颁布《南特敕令》。敕令承认了法国国内胡格诺教徒的信仰自由,在法律上享有公民权利。

《南特敕令》只是在天主教和胡格诺教势均力敌基础之上,双方暂时达成的“宽容”。当时的法家布卢瓦就评价说,一旦丧失敕令的存在前提,它将会失效。

《南特敕令》颁布后,胡格诺教徒在法国的活动规模扩大,17世纪20年代,胡格诺教徒曾试图借助国外支持,建立属于自己的政权,成为法国的“国中之国”。

17世纪40、50年代的投石党运动期间,胡格诺教徒参与其中,胡格诺教得到进一步发展。不过,到了17世纪80年代,法王路易十四实行君主专制,开始对胡格诺教徒进行迫害。1685年,路易十四颁布《枫丹白露敕令》,宣布胡格诺教为非法,《南特敕令》实行了87年之后,随之废除。

签署敕令的亨利四世,致力于法国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在他的同伴和助手苏利公爵的帮助下,整顿财政、改革税收,国库收入获得了较快增长。同时,在农业方面,亨利四世招抚流亡、减轻赋税,由政府组织人力排干沼泽,疏通河道,引进新的作物和耕作技术。

亨利四世宣称,如果上帝假我以天年,我将使王国里没有一个农夫锅里弄不到一只鸡。这让他获得了法国广大农民的支持。此外,亨利四世还重视扶持工商业发展,保护关税,进行海外殖民,法国的国家经济实力和国际地位,在《南特敕令》签署后的国内和平环境下,得到了迅速的提升,随着法国国力的增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abkwj.com/,南特法国的王权得到振兴。

《南特敕令》颁布以前,南特法国是信奉天主教的宗教一元化国家。《南特敕令》颁布以后,天主教不再是法国的唯一合法宗教,而是和胡格诺教并立,在法律上认可了胡格诺教的合法地位,承认了每个人都有信仰自由,并给以切实保障。

它是基督教欧洲国家实行宗教宽容政策的第一个范例,也是世界上近代史上第一个保证宗教宽容的敕令,此后,受《南特敕令》影响,宗教宽容逐渐成为人们的共识。

1695年,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废除《南特敕令》时,被誉为法国启蒙运动先驱的培尔,就发表强烈抗议,主张基督教各派之间,甚至和犹太教、伊斯兰教之间实行宽容。英国在光荣革命以后,也颁布了《容忍法案》,承认国内各教派的平等。

《南特敕令》颁布后,当时的天主教教皇克雷芒八世,就站在敌对的立场上谴责说,《南特敕令》是极为可怕的,因为它给予每个人的信仰自由,而这是世界上最有害的事情。这从侧面说明了,《南特敕令》具有的划时代意义。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