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法国南特敕令立废始末

南特敕令主要是为了缓解法国国内新教与天主教的矛盾对立而颁布的,而新教与天主教的对立要从宗教改革说起。一般认为1517年德意志马丁·路德发表的《九十五条论纲》就是它开始的标志,实际上在这之前,法国境内就已经有了宗教改革的萌芽。

1508年勒费弗尔·德·埃塔普尔呼吁要阅读《圣经》原文而非天主教会的指定版,他的呼吁没有停留在口头上,而是自行翻译了《圣经》的新译本,并提出一些不同于原先教会一言堂的新观点。这些观点甚至影响了路德,使之在16世纪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宗教改革运动。

而当时的法国君主法兰西斯一世对宗教改革持排斥态度,尤其是在三十年代新教徒在到处张贴揭发天主教弊端的告示事件之后,更是对新教徒大肆屠杀,正当法国宗教改革的势头即将被强权时,一个可以与马丁·路德相比肩的新教领袖——加尔文出现了。加尔文的主要思想是预定论,大致意思就是上帝已经提前预定过要选择哪些人做自己的子民,而信徒们要做的就是努力使自己具备优于旁人的特征,以证明自己是被预定选择的万里挑一。

这种思想显然符合资本原始积累阶段的历史潮流,人们勤劳节俭,努力工作赚钱,成为人上人来证明自己上帝选民的身份,反映了资产阶级发家致富的愿望,因此深受广大资产阶级的青睐。法国的加尔文教徒被称为胡格诺派,由于法国历代国王对新教的排斥,二者之间的矛盾不断升级,形成天主教阵营与新教阵营的对立局面,并在1562年爆发了胡格诺战争,战火遍及整个法国,破坏范围比起百年战争亦有过之而无不及。期间又夹杂着封建贵族们的权力之争,战争竟持续三十多年。

1589年,瓦卢瓦王朝因绝嗣而终结,波旁家族的纳瓦尔国王亨利成为法国新任君主,史称亨利四世,开始了波旁王朝的统治。亨利原本是一位新教徒,显然不受众多法国天主教徒的欢迎,甚至连巴黎都不承认他的王权,面对久攻不下的巴黎,亨利留下一句千古名言——为了巴黎做弥撒是值得的,因此他改宗天主教,由此成为全国公认的国王,结束了漫长的胡格诺战争。

由上述可见,当时的宗教对于政治有着不容忽视的影响,因此亨利四世上位之初就面临着如何解决国内宗教矛盾的难题,并在1598年排除万难做出一项壮举——颁布南特敕令。南特敕令的主要内容有:不追究教派冲突中的战争的行为;奉天主教为法国国教,但在法国国内信仰新教自由;新教徒和天主教徒在担任公职方面享有平等权利等。由此可见,南特敕令的意义在于它是欧洲第一个官方实施宗教宽容政策的范例,是历史的进步,同时对当时的法国具有较大的影响。

南特敕令给予了新教徒合法的生存空间,信仰自由成为国王臣民的一项权利,礼拜的自由也显著扩大了,公民平等得到了肯定。在四个大省的高等法院里建立了混合庭。八年之中,新教徒得到了一百个要塞,还有权保持一支2.5万人的常备军。南特以资产阶级为主体的新教徒们在这种宽容环境下很快大放异彩,当时众多的新教徒活跃在法国制造业的各个领域,印刷厂、纺织厂、造船厂等新兴工业的师傅和帮工大多都是新教徒,他们掌握着许多工艺技术,为法国的经济发展作出重要贡献。

但亨利四世死后,他所竭力促成的宗教和平被后继者打破了,当时天主教反改革运动席卷欧洲,在周围天主教大臣的鼓动下,继位的路易十三重新点燃了宗教战争之火,尽管他的本意没有如此极端,但新教徒们认为这是对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权利的背叛,于是在许多地方发动叛乱,国王被迫再次承认南特敕令。

然而,与外国势力相勾结的叛乱分子却迟迟没有平静下来,最终被黎塞留一一收复,并辅佐国王在1629年签署了阿莱斯恩典敕令,新教徒不再被平等相待,也不再被允许拥有军队,拆除了一切防御工事,只拥有保持自身信仰的自由。

到了路易十四时代,新教徒的处境就更为艰难了。虽然路易十四的亲信柯尔伯为了振兴法国经济,在颁布的政策中曾明确鼓励新教徒在法国的发展,尽力保护胡格诺派工厂主,但这与好大喜功的太阳王的意愿不符。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abkwj.com/,南特路易十四在童年阴影的刺激下致力于打造中央集权的统一国家,宗教上的统一也是他必然追求的目标,尤其是在中年以后,曾追随他的能干大臣们相继去世,身边聚集的虔诚天主教徒也对他不妥协的宗教政策产生推动作用。

当时国内约有100万新教徒,路易十四发起龙骑士行动,用暴力强迫新教徒改宗天主教。而这并不是破坏南特敕令中信仰自由原则的终点,路易十四在1685年颁布了枫丹白露敕令,直接取消了南特敕令。胡格诺派的教堂被拆、礼拜被禁止、教士被驱逐,新教徒受到了巨大压迫。在严峻的国内环境下,无数的新教徒逃离法国,逃到荷兰、瑞士、普鲁士等信仰新教或者信仰宽容的国家。毫无疑问南特敕令的取消给法国带来惨痛的教训。

经济上丧失大量熟练劳动力、工业技术以及以资产阶级为主体的新教徒携带的资本;军事上军队里众多士兵加入外国军队;外交上路易十四的宗教迫害使得法国面临所有新教国家的排挤,当时南特敕令一取消,荷兰、瑞典和勃兰登堡就联合起来反法。

同时,国内多次爆发新教徒起义,例如在1701和1702,法国的朗格多克和塞文山脉等地区爆发新教徒起义,加剧了社会动荡。由此可见南特敕令的废立对于17世纪的法国有着重要意义,甚至有学者认为南特敕令的废除是路易十四时代由盛转衰的分水岭。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